在畢業招聘季還沒有完全到來的時候,一場小範圍的招聘會還是在西北師範大學校園引起了一陣不小的轟動。
  招聘的用人單位來自地處定西市中部的國扶貧困縣渭源縣教育局。當天的招聘場面足以用“火爆”形容,教室的走廊外擠滿了拿著簡歷前來咨詢、登記的學生,狹窄的走廊被擠得水泄不通。
  “這場招聘會效果比我們預想的好得多。”渭源縣教育局局長包進忠說,“從來的學生人數、大家的熱情上都能看出來比預想都好得多。”
  此次招聘會計劃為渭源一中、渭源二中等5所中學招聘教師79人,涵蓋語數外、理化生、政史地、音體美以及通用技術等各個學科。
  引爆招聘會情緒的,還有一個十足的“噱頭”——該縣出台的《渭源縣引進緊缺專業教師暫行辦法》中規定,“教育部直屬師範大學畢業、省重點師範大學碩士畢業生一次性給予學費補助5萬元,住房補貼8萬元;省屬重點師範大學畢業生一次性給予學費補助3萬元,住房補貼5萬元。”
  除了“真金白銀”的誘惑,渭源縣甚至還想到瞭解決優秀人才的“後顧之憂”:“引進教師配偶是外地正式工作人員的,可照顧調入本縣工作。”
  不僅如此。這些即將引進的“緊缺人才”,還將被“重用”:“所有按規定引進的教師,全部分配到縣內高中學校任教,優秀的分配到縣城區高中學校任教;擬引進的重點師範大學畢業生在未被正式錄用前,經教育主管部門統一,可由用人學校根據需要與畢業生簽訂聘用協議,提前安排上班,試用期一年,試用期間參照新分配教師工資標準發給工資。”
  這對於一個西部國扶貧困縣來說,“幾乎是可以拿出的引進人才最高的待遇了”。人們不禁要問:一個國扶貧困縣緣何重金延攬師範生呢?
  “就是想通過連續幾年的優秀教師引進,把我們的學校特別是高中的師資力量整個提升一個檔次。”包進忠說。
  這已經不是渭源縣第一次赴西北師範大學辦專場招聘會了。2013年,渭源縣也派出了招聘團隊,但因為“來得有些遲,只招了13人”。
  一年時間,這批來自師範學校的科班畢業生在學校反響良好,有口皆碑。這更加堅定了這位教育局長從師範院校引進優秀師資的決心。他透露說,渭源縣將繼續堅持這一方針,“堅持四到五年,直至引進教師滿足我們的需求。”
  除此之外,改良師資構成也是渭源縣“煞費苦心”背後的苦衷。
  “渭源縣是窮縣,以前為了照顧本地人就業,多招收本地生源的學生。時間長了,近親繁殖現象嚴重。往往學生從哪個中學畢業,又回到哪個中學任教。在以前的老師面前,既是同事,又是學生。”渭源縣職業中等專業學校校長張學文說。
  這位校長進一步說,“長此以往,教學方法趨於雷同,教學的智慧就枯竭了,不利於教育的長遠發展。”
  前來應聘的大學生中不乏渭源籍生源的身影。“這次機會對於我來說可能比別人具有更多意義。”剛剛面試結束的應聘者何小華說。她是西北師範大學數學與統計學院10級雲亭班的準畢業生,老家就在渭源縣鍬峪鄉。
  在這位90後看來,“我本來就是渭源一中畢業的,當時以全校前幾名的高考成績考來了西北師大,現在有機會可以以老師的身份重回母校,既可以回報母校,又可以免於遠走他鄉去就業,我特別希望自己能獲得這份工作。”
  更令許多西部縣教育局長們頭疼的是,近年來,各地新任教師實施公開招錄製度,堅持“凡進必考”的原則,這一旨在防止招聘腐敗的陽光政策,同時也帶來了負面效應——大量非師範生涌入西部基礎教育。在西部不少縣份,基礎教育師資斷檔現象十分嚴重,進入教育系統的非師範生無法履職的現象也較為突出。
  “‘凡進必考’的原則下,只要取得教師資格證的畢業生都擁有考試資格。而以筆試為主的招考方式,師範專業學生的教師教育專業技能方面的特點和長處無法充分發揮。在招考中,相比師範院校的畢業生並無明顯優勢。”西北師範大學學生就業指導中心主任何瑛說。
  何瑛介紹說,為應對這一局面,目前西北師大積極調整了策略,主要邀請地方教育局到師大辦就業專場,說服地方教育局“先引進人才,再參加考試”。
  中國青年報記者獲悉,這場招聘會渭源縣教育局共簽約50人,“滿載而歸”。據包進忠局長透露,渭源縣教育局還將計劃在3月底赴陝西師範大學舉辦專場招聘會。  (原標題:國扶貧困縣重金延攬師範生)
創作者介紹

京都大阪

ygraxk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